龙城就这么在兴海农场安顿下来。兴海农场,只有十二户的小农场。

    奶奶是农场最年长的老人。

    以前龙城以为孤儿院是世界上最好的地方,现在他知道还有一个地方比孤儿院更好,那就是兴海农场,奶奶说这是他的新家。

    龙城没有吭声,他没告诉奶奶,他没有过家。

    所以这不是他的新家,是他的家。

    奶奶总是给他碗里夹很多肉,说他太瘦风一吹就倒。吃完饭还有很多水果,在孤儿院只有过年才能吃到水果。他喜欢吃苹果,咔嚓咔嚓,又香又甜。

    奶奶说苹果是平安果,吃了就能平平安安。

    龙城更喜欢吃苹果,这颗是吃给自己的,咔嚓咔嚓,这颗是吃给奶奶的,咔嚓咔嚓。

    他决定以后要天天吃苹果,这样奶奶就会永远平平安安。

    他太喜欢太喜欢农场,每个人对他都很好。刘婶会端着烙饼送过来,笑眯眯地看他啃饼子。小月姨做的发糕又甜又糯。除了根叔,笑得很傻不好看,还骗龙城说辣椒是水果,被其他人笑了很久。不过龙城其实觉得辣椒味道还不错。

    龙城记得院长的叮嘱。他每天都洗澡,很爱干净。他很勤快,什么活都愿意干。

    一开始都是些简单的活,直到他看到根叔驾驶“热”字铁疙瘩,用铲斗毫不费力挖出一道深沟,用铁犁切开泥土。

    根叔看他一脸好奇,有些得意问他以前有没有见过?

    龙城说没见过。

    根叔说这是光甲。

    龙城很惊讶这是光甲?

    眼前的铁疙瘩和龙城认知的光甲相去甚远。它大概十五米左右高,体型非常宽厚敦实,有类似人形的躯干和脑袋,但是没有手掌。取而代之的是铲斗、有刃的滚犁、打桩机,以及履带。背后有两个粗壮的大柱子,看起来似乎是空心的。

    龙城还看到它四肢着地,履带飞快,像装了雪橇的野兽在地面滑行。

    根叔一脸骄傲,没错它就是光甲,农用光甲!

    【农耕王-98】,岄星机械厂3998年推出的经典产品,功能齐全,皮实耐用,畅销十年。根叔是它刚刚上市购买,花了几乎所有积蓄,根叔是农场驾驶农用光甲技术最高的农夫。

    然而现在是4019年。

    龙城的表情让根叔很受用,平时很难在龙城脸上看到其他的表情,瘦弱的小家伙性格有些过于木讷内向。

    龙城指着光甲背后两个大柱子问根叔那是干什么用?

    根叔说那是水筒,里面可以装药水活着营养液,用来喷洒植物。

    龙城哦了一声。

    根叔看到龙城又恢复平常一样的呆滞状,便怂恿说要不试试?

    龙城摇头,说他不会。

    根叔说没关系,反正体会一下,有他在旁边看着没事。

    话还没说完根叔就打开【农耕王】的驾驶舱,一把拉向龙城。

    龙城下意识一让,根叔捞了个空。

    根叔愣了下,但是没太在意,觉得是龙城胆子果然小。他自己走在前面,鼓励龙城没问题的,不要怕。

    龙城迟疑了片刻,他跟上去,钻进驾驶舱。

    进入驾驶舱内,龙城现在确定,这的确是一架光甲。

    他见过的最简陋、最破旧的光甲。

    脑控仪能够清晰看到luǒ lù在外的线路,因为时间太久有些变色,让龙城想起训练营给他们上光甲修理课的那些废弃光甲。没有一体化的液压缓冲系统,而是老式的驾驶座椅,硬邦邦,上面的皮质只剩下半截。在驾驶座椅前方,有三个金属按钮,可能使用的次数太多,磨损得锃亮。

    驾驶舱的空间比一般光甲要宽敞,龙城坐在驾驶位,根叔站在一旁还有空间。

    坐上驾驶位,龙城已经听不到根叔在说什么,久违的熟悉感突然涌上来,他觉得自己兴奋得有些莫名其妙。明明训练营里的训练光甲,都要比【农耕王】先进得多。

    龙城戴上脑控仪,视野顿时发生变化。

    在孤儿院两年,他没有摸过光甲,几乎都忘记自己会驾驶光甲。

    根叔在旁边不断念叨着,这个按钮是什么作用,那个按钮调节的什么模式,遇到特殊情况应该怎么办……

    光甲动了。

    根叔的声音戛然而止。

    带上脑控仪的龙城忘了根叔的存在,他活动一下光甲的四肢,咔咔咔,他感觉到【农耕王】关节传来的阻力,好像生锈了。

    阻力比较大的关节位置龙城暗记在心,有锈蚀点,需要上点机油。

    根叔扶着驾驶座椅的靠背,呆呆看着【农耕王】在龙城的控制下轰隆轰隆前进。最开始五六步光甲晃动得厉害,根叔必须用力扶住靠背才能稳住身形,但是很快,震动幅度越来越小,好似在地面滑行。

    这一手把根叔镇住,硬生生把他准备好的长篇大论都压回肚子里。

    他张了张嘴,啥声音都没发出。

    龙城浑然忘我,他从系统里调出【农耕王】的详细说明和参数。

    没有能够抵御能量武器的能量装甲,没有任何武器,没有模仿人类肌肉却更为强劲的聚合纤维束,引擎更是只有可怜的一个,只能维持150公里每小时的低速飞行……

    唯一看上去不是那么糟糕的,只有它的能量炉。【R6】能量炉,功率达到标普-2,比一般入门级战斗光甲略高。强大的动力,使得它能够轻易粉碎坚硬的岩石。

    【R6】能量炉广泛用于各种农用光甲,它有着诸多的优点,便宜且功率足够大,可靠耐用,日常维护简单。二十年过去,能量炉的功率衰减只有百分之十,可靠性非常出色。

    而在战斗光甲领域则很少看到【R6】的踪影,因为它有一个明显的缺陷:从启动到满功率运转,需要整整一分钟的时间。对于瞬息万变的战斗来说,一分钟足够死几个来回。

    龙城不在意,根叔说了,这是农用光甲。

    【农耕王】有三种模式,飞行模式、履带模式和双足模式。

    飞行模式主要是用来喷洒药物和营养液,履带模式是用来深耕和收割,双足模式是用来应对复杂地形,干一些杂货,譬如粉碎岩石、搬取重物等等。

    龙城觉得非常有趣,比起训练营那些只是用来杀人的光甲有意思得多。

    他决定试试履带模式,在其他光甲上很少看到履带。

    啪,【铁耕王】变成履带模式,四肢着地,宛如一头咆哮的巨兽,轰隆隆前进。龙城注意到系统在提醒他放下滚犁,他放下滚犁。农耕王所过之处,泥土像豆腐般被轻松切开。

    龙城眼睛在发光,他以前驾驶的光甲没有类似功能。

    发现系统里面有根叔之前设定的目标耕地,龙城直接开始操作。

    半个小时后,系统里设定的目标全都耕完。

    龙城有些意犹未尽,身后传来根叔幽幽的声音,问他以前是农夫吗?

    龙城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居然都忘了根叔,有些嗫喏说不是。

    根叔问第一次操作?

    龙城嗯了一声,他心中忐忑,觉得自己犯错误了。没有经过根叔同意,就把根叔的田耕完了,根叔会不会生气?

    根叔的表情有些奇怪。

    龙城心中更加不安,他低着头,没有说话。犯了错误,今天是不是没有晚饭吃?

    根叔嘴里不知道在嘟囔什么,他有些失落,跳下驾驶舱自己回农场。

    太阳很刺眼,根叔的背影龙城莫名觉得有些落寞。

    龙城觉得自己是真的做错了什么事,可奇怪的是,晚饭奶奶烧了一盆肉,没有惩罚他。

    第二天,根叔带着龙城来另外一片地,给他示范了一次怎么挖桩坑,然后跳下来示意龙城试试。

    龙城摇头,他想到昨天根叔的背影。

    根叔问他为什么?

    龙城说他不想让根叔生气。

    根叔说如果龙城能挖出合格的桩坑他就不生气。

    龙城认真看着根叔,真的?

    根叔咧嘴笑大声说当然是真的。

    龙城二话不说钻进【农耕王】驾驶舱。

    他一口气挖了十个标准得可以用尺子丈量的桩坑。

    那天,根叔把【铁耕王】送给龙城。

    从此之后根叔再也没动过手,终于有人可以顶替他的苦差事,每次从【铁耕王】上面下来,他的屁股都硌得要杠上开花。他不由感慨,年纪大了肌肉松弛,屁股不耐造了。

    笨重的【铁耕王】在龙城手上,灵巧而驯服,奶奶夸龙城【农耕王】就像在跳舞一样。

    根叔说龙城是个种地的天才。

    每当龙城帮他们种地的时候,村民们就会在田埂上坐成一排,看得津津有味。

    “真是漂亮,看看这线,犁得多直,比尺子划得都直!”

    “要得!小龙城种地一把好手!”

    “哎,我儿子要是有这水平,死了也值。”

    “你是光棍,哪来的儿子?”

    大伙喜欢大声夸奖龙城,每当这个时候龙城都会满脸通红不知所措,他们便会哈哈大笑说着龙城真可爱简直就像个女孩子之类的话。

    大伙知道龙城喜欢吃苹果,于是龙城知道除了红苹果之外,还有青苹果、黄苹果,有咬起来脆脆的苹果,也有咬起来沙沙的苹果,还有像鸡蛋一样大的小苹果。

    龙城很开心,抢着帮大家种地。他忽然发现在训练营里面学会的东西,也不是一无是处,比起杀人更适合用来种地。

    每天都很忙碌,但是龙城觉得很充实,混杂着汗水的苹果似乎更加甜美。

    当最后一块田被耕完,农场举行一场盛大的欢庆,每个人脸上都挂着笑容。今年的土地深耕和桩坑比预计提前了整整十五天,他们可以更从容准备育苗和移栽。

    龙城啃着苹果,心中有些小小失落,怎么这么快就耕完了呢?

    不过当他看到大家脸上的笑容,他的心情重新变得好起来,能够给大家带来笑容,他很开心。咔嚓咔嚓,他用力地咬着苹果,地耕完了,自己可以学着帮助大家干其他的活。

    龙城美好的梦想被一纸通知打破。

    根据联邦法律,龙城未满十八岁,必须上学。如果领养家庭在本月30号之前,没有安排龙城上学,将被取消领养资格。

    农场从来没有人收养过孤儿,大家都没有想到上学的问题。奶奶反而很高兴,她觉得龙城应该上学,年轻人应该多学本事。她拜托根叔去附近的城市看看,找一所好学校,她愿意拿出自己的积蓄供龙城上学。

    奶奶说学校是学本事的地方,龙城明白了,学校就是和训练营一样的地方。

    教官总是说训练营是学本事的地方。

    龙城害怕训练营,那里会挨饿挨鞭子还要杀人。可如果不上学,就不能留在奶奶身边,不能留在农场。

    龙城躲在被窝里想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他和奶奶说他去训练营。

    恩,这里叫做学校。

    奶奶很开心,叮嘱龙城要好好学本事。

    龙城点头说知道了。

    风尘仆仆的根叔回来,他的脸色很糟糕,他带来了一个坏消息。因为龙城之前没有任何教育经历,没有任何考核分数,几乎所有的学校都拒绝招收。

    只有一个学校愿意接受没有任何考核分数的学生,奉仁光甲学院。

    全农场的人都聚集在奶奶家,当他们听到这个名字,不约而同惊呼和反对。

    “天啊!疯人院!不能去!”

    “千万不能去啊!去那会没命的!玉山农场有个孩子就是进了疯人院,被打断了腿,没钱治,现在还是残废。”

    “再去找找其他学校吧,无论如何,也不能去疯人院啊!”

    大伙七嘴八舌,流露出对这个训练营,哦学校的恐惧。据说奉仁光甲学院汇集附近一带最顽劣最桀骜的问题少年少女,极其危险,所以被称为“疯人院”“死亡学校”,是附近几座城市,不,是整个岄星臭名昭著之地。每一位学生入学之前,都要签订五花八门的免责协议。

    听着大家描述,龙城明白了,那里是汇集各个训练营幸存者和高手的超级训练营。

    龙城心往下沉,他有些害怕,手脚变得冰凉。

    距离30号,只有两天的时间,没有时间去寻找新的学校。

    当龙城看到奶奶脸上充满担忧,他忽然没有那么害怕。

    他不想离开农场,他的第一个家。

    龙城阻止大家的争论,告诉他们,他决定去奉仁光甲学院。

    教官说,他是天生的杀戮师士,是最强的杀手。

    他害怕,但不是害怕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