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室烟雾缭绕。

    林南脸上挂着笑容像个弥勒佛,眼睛却冒着寒光,呵呵道:“挺好,让小伙子们瞧一瞧,免得开学典礼还要给他们准备个节目。”

    每年开学典礼,校方都会精心准备一个“节目”,给这些刚入学的坏小子们一个下马威,震慑新生。这里没有乖宝宝,全都是劣迹斑斑的坏小子,他们肆无忌惮起来把学校拆了都正常得很。

    校长徐柏岩问:“安防检修了吗?”

    林南回答:“三天前刚刚检修完,就是为了给小伙子们一个惊喜。”

    校长叮嘱道:“注意一点,别弄出人命。那些可爱的小朋友们都是我们尊贵的客户,可别都吓跑了,明年的赞助费还指望他们。”

    林南连忙道:“是,我吩咐了安保中心,sān jí警戒。”

    徐柏岩露出满意之色:“那就行。杀鸡儆猴,哎,可惜鸡差了点,凑合着来吧,也是个勇敢的小伙子。”

    光幕上,锈迹斑驳的农用光甲站在学校门前,矮旧的身躯背着两根粗壮水筒,莫名的有些滑稽。

    安防中心,超过一千块光幕全天候监控着校园每个角落,主控光脑不断汇总各项数据。为了镇压学校内的危险份子,徐柏岩花费重金打造整个联邦首屈一指的校园安防中心。聘请的工作人员都是资深人士,要么是军队退役的老兵,要么就是从事安保工作多年的老鸟。

    此时安防中心的气氛放松,一架农用光甲,他们觉得只是场闹剧。经过几轮抽签,费米成为最后的倒霉蛋。防御任务被转到他的岗位,他的声音有气无力。

    “最新指示,警戒等级三,不要出人命。”

    “目标装甲为零,不要出人命,那武器输出功率下调至30%,还是下调到10%吧,万一死了就麻烦大了。”

    费米接着嘟囔:“对空雷达准备完毕。”

    身后传来哄笑声:“费米,你确定对付一架农用光甲需要对空雷达?”

    “这玩意能飞起来吗?”

    费米没好气道:“都闭嘴!要么换你们来?”

    哄笑声更响了几分,在安防中心的都是精英,大家都喜欢对付有实力强劲的目标。对付农用光甲,可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费米很确定,未来一段时间“农甲杀手”的称号他是摘不掉了。

    设定好自动攻击模式,费米懒得多看一眼,站起来问:“有谁要咖啡?”

    “我!”“我也要!”“来一杯冰的!”

    一双双手举起来,他们大部分都在低头打发时间,有的在浏览新闻,有的在撩妹。新学期还没有开始,他们还没有从慵懒的假期中挣脱,普遍精神状态萎靡。

    至于看热闹,对付一架农用光甲有什么热闹好看?

    费米在帮大家煮咖啡,听着附近几名同事在聊天。

    “听说今年来了几个狠角色,说不定到时要忙起来。”

    “这话说得,哪年不来几个狠角色?”

    “说是有几个少年犯。”

    “少年犯?犯了什么事?少年犯也能进来?”

    “据说有抢劫还有偷盗,你又不是不知道咱校长,有钱就能进。”

    “脑子有病哇,有钱进咱们学校还去抢什么劫偷什么盗?”

    “好像是兴趣爱好,你说是不是病态?反正对他们来说无所谓咯,有钱嘛。”

    “麻蛋,有钱就是好!看看这帮学生的装备,再想想我们部队,真是可怜!”

    费米听着他们的聊天,心有戚戚焉。来安防中心之前,他觉得这真是份好工作,工资不错,工作内容嘛,对付一群学生,那还不是手到擒来?而等他入职之后,他才知道自己错得有多离谱。

    每个学期要对付的哪是什么学生,分明是一群武装到牙齿的豪华光甲团,限量光甲满地走,定制光甲多如狗。

    有学校花费重金配置的激光炮破不了防的盾防光甲,有学校二十多种雷达搜索不到的隐形光甲,有火力凶猛到能对他们反压制的重型光甲。

    就连号称联邦最强劲的校园安防中心,都被炸过两次。

    费米在前线服役过五年,但是他用人格担保,前线绝对没有这里危险。他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上学就上学,炸安防中心干嘛?

    要不是薪水实在是不错……哎,真是心累。

    端着满满一托盘咖啡往回走的费米内心充满感慨。

    学校门口,周围的人群纷纷钻进自己的光甲、飞车,升上天空,占据有利地形,谁都不想错过这场好戏。只见天空出现一个巨大的扇形圈,密密麻麻的飞行器,包围学校大门。

    爱看热闹是人的天性。

    铁耕王驾驶舱内,龙城戴着脑控仪,神情平静。

    规避炮火,考核科目有点偏门,用它来做入学考核,龙城有点意外,但不奇怪。

    龙城在训练营里接触过类似的科目,他心想也许是这个训练营的特色?或者这是个侧重战场正面突击的训练营?

    他摒弃自己的杂念,注意力集中,从戴上脑控仪他就本能调整呼吸,他的呼吸开始变轻开始变得悠长。如果能听到他的心跳,就会发现他此时心跳逐渐缓慢下来,却越来越深沉有力。

    久违的淡淡冷意侵蚀着龙城,如同曾经刻意忘却的记忆涌上心头,他的体温在迅速降低。

    “开始!”

    铁耕王粗壮的下肢猛地一蹬地面,窜了出去。

    光甲内,屈笑耸动他的八字眉,微微皱起,自言自语:“走地面吗?那可远多了,时间来不及。”

    光甲的雷达上显示校长室和学校大门直线距离55公里,直线飞行他甚至可以把时间控制在一分钟之内,这没什么难度,很多光甲可以做到。不过他知道考核肯定没有那么容易,重点是突破安防,规避炮火,六分钟之内自己能不能完成,他要看过学校的安防强度他才知道。

    走地面虽然可以躲避大量放空炮火,但是时间远远不够。主控光脑显示,走地面最短的距离也超过60公里,更何况地面建筑物众多,道路曲折,无法直线前进,光甲很难加速。

    无论他怎么计算,时间都不够。

    屈笑的注意力从铁耕王身上挪开,转而研究各个火力点的布置,神情兴奋。

    奉仁的校园安防中心声名在外,终于可以见识一二。

    报名学生的家境都十分优越,购买的光甲性能都很出色,他们光甲主控光脑得出的答案都非常一致。

    而且大步流星的铁耕王,在他们眼中简直慢得象蜗牛。

    光甲的公共频道一片哀嚎。

    “还以为能看场好戏,没搞头。”

    “这是什么垃圾光甲?我奶奶走得都比它快。”

    “没听他说是农用光甲吗?”

    就在此时,发力狂奔的铁耕王忽然一跃而起,闪过几梭子光弹,落地一个灵活的翻滚,再次险险让过一道光弹链。紧接着铁耕王粗壮的右腿伸直,硬生生chā jìn泥土中,如同一把犁推进十多米,大片泥土冲天而起,如同一道扬起黑色幕布。

    铁耕王粗壮的膝关节大幅度弯曲,微微一顿,紧接着猛地弹地而起,如同一道黑色闪电从飞扬的泥土中穿过,在身后留下一道十多米长的深痕。一发炮弹在他身后刚刚落地之处炸开,泥土掀飞七八米高。

    刚刚还一片哀嚎的公共频道,立即热闹起来。

    “哎哟,这哥们有点货啊!希望多撑一会!”

    “农用光甲玩得挺溜!”

    “有意思啊,这个玩法没见过,到时候咱们也去整个?”

    光甲里的屈笑眼前一亮,农用光甲这一波闪避动作行云流水,速度不仅没有丝毫影响,竟然还在加速!

    有几把刷子,他在心中暗自评估。

    原本准备散去的围观学生家长,也重新把目光投向校内狂奔的农用光甲。

    龙城注意力高度集中,铁耕王的地形雷达开启到最大,他的视野里不断亮起绿色的提示框。

    “注意,该区域土壤为优质,可种植作物,茄子、黄瓜、豆角……”

    “注意,该区域土地杂草过多,是否开始除草?”

    “注意,该区域土地需要平整,是否开始平整?”

    ……

    轰,橘色的火光在距离他三米处bào zhà,耀眼的光芒照亮他的视野,梭子般的光弹从眼前掠过,龙城无视几乎满屏绿色提示框,有条不紊地控制【铁耕王】狂飙突进。

    除了地面突进,龙城别无选择。

    【铁耕王】的飞行模式是用来喷洒药水和营养液,最高速度不朝过150公里每小时。在空中就是个活靶子,即使没有炮火,55公里的距离,铁耕王飞过去也得20多分钟。

    他同样没有选择履带模式,因为速度不够,闪躲也不够灵活。

    唯一的选择,只能是双足模式。

    安防中心,费米端着托盘,给大伙送咖啡。在部队锻炼过,他习惯了手脚勤快一点。把咖啡送到大家手中,他端着自己的咖啡,惬意地坐下。

    咖啡杯送到嘴边,他习惯性地瞥了一眼面前的几块光幕。

    下一刻,他的动作顿住。

    光幕上,农用光甲正在狂飙突进,零星的炮火追着它的屁股,却被它用与体形完全不相称的灵巧地闪避。

    光幕右上角,时间在飞快地跳动,40、41、42……

    费米呆了几秒,陡然回过神来,手一抖,他忘了送到嘴边的咖啡杯,滚烫的咖啡洒了一身。

    安防中心响起一声惨叫,把正在埋头的其他同事纷纷抬起头,循着声音看过来。他们也很快注意到战况,顿时来了精神,兴致盎然点评。

    “水平不错啊,走位很贼。”

    “太粗暴,不过农用光甲,能用到这地步,算是不错。”

    “速度不够吧。”

    “嗯,不够。”

    费米顾不得听其他人的讨论,也顾不得咖啡烫的地方隐隐作痛,他必须马上作出调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