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方的飞船停下,光甲社的光甲呼啦一下围了上去。

    蔡洪兴舔了舔嘴唇:“老路,你那边怎么样?”

    通讯频道里传来老路沉稳的声音:“全部就位。”

    蔡洪兴心中松一口气,最重要的一步完成。想要缠住目标,就必须把对方往天上赶,抄截底路是最重要的一步。

    尽管有人数又是,但蔡洪兴不敢有一丝懈怠。龙城用燕隼一个照面就放倒朴铉海,他亲眼目睹,自问不是对手。不过他是打架的老手,知道审时度势,利用自己的优势。

    “大伙打起精神!待会龙城出来,记得,缠斗!不要冲得太近!”

    “我们的任务就是缠住他,后面的事情有社里的高手来解决。”

    “要是负伤了,自己退出战场。伤势不重就自己到后面,不过记住,雷达功率打到最大!帮助锁定龙城的位置。”

    蔡洪兴有些紧张,其他人也很紧张,所有光甲的武器系统全都激活,随时可以击发。龙城最近几场战斗,场场惊艳,上次以寡敌众,也如同切瓜砍菜一般。面对这样的高手,大家的压力很大。

    被包围的小型飞船舱门哗啦打开。

    要出来了吗?

    大伙神经陡然紧绷,qiāng口、炮口不约而同全都对准舱门。任何光甲出来的瞬间,将遭遇来自四面八方的集火。

    忽然,里面飞出几个黑点。

    那是……

    蔡洪兴眼角一跳:“小心,闪……”

    “光弹”两个字还没来得及说完,他的眼睛变得白茫茫一片。

    脑控赋予光甲全新的生命,拥有更加强大的战斗力,更顺滑流畅的动作,心随意动的指使如臂。与之而来的,光甲遭受的攻击同样会反馈到人的大脑。尤其是像闪光弹之类,所产生的生理应激反应被放大,它们的效果远比古典时代要强大得多。

    为了确保效果,龙城准备的闪光弹足足六颗之多。它们同时bào zhà产生的炽亮光芒,哪怕是大白天,都足以短暂致盲。

    几乎所有人都中招,闪光弹致盲,他们紧绷的神经瞬间挑断。慌乱之下,包括蔡洪兴在内的所有人,下意识的反应是开火!

    qiāng声和炮声大作。

    各种能量弹、动能弹划破天空,带着凄厉的呼啸和耀眼的光痕,如同雨点般扑向飞船。

    可怜的小型飞船哪里能够抵挡如此猛烈的攻击?不到两秒就被撕裂得粉碎。

    轰!

    小型飞船发生剧烈的bào zhà,化作一团鲜艳的红色火焰,于此同时,无数银色金属粉末,宛如天女散花般,随着激荡的bào zhà气流,笼罩整片区域。

    密集的qiāng炮声骤然停止。

    蔡洪兴视野还没恢复,光甲主控光脑提示他:“雷达受到干扰,无法锁定目标。”

    不好,电磁干扰弹!

    这是……诱饵!

    蔡洪兴脸色煞白,脑袋嗡嗡作响,他知道这场战斗会很艰难,他想过种种预设方案,但是没想到对方完全不按常理出牌。

    龙城的布局,一环扣一环,迅捷而凶狠。

    蔡洪兴也是逞勇斗狠之辈,可是此刻,他心中竟然生出一丝恐惧。

    龙城在哪?

    就在此时,忽然一道虚影从飞船火焰中冲出,赫然是龙城的武器箱,它拖出一溜长长的火焰和黑烟尾巴,宛如进入大气层的陨石。

    强悍的防护性,让武器箱在如此剧烈的bào zhà中依然安然无恙。

    冲出火团的武器箱,忽然顶板一翻,一门速射炮架设好,炮管蓝光亮起,充能、击发!

    电磁轨道炮专用的合金弹头瞬间被加速到极其恐怖的速度,伴随火光飞出炮膛。

    砰砰砰!

    速射炮喷吐火舌,如此近的距离,那一道道红色的弹链,宛如死神的镰刀,疯狂收割。而被闪光弹和电磁干扰的光甲,如同砧板上的鱼肉。

    两百四十发炮弹,被龙城一口气打光。虽然平时肉疼炮弹得花钱,可是进入战斗状态的龙城,完全就像变了一个人,肆意而疯狂挥霍dàn yào。

    因为龙城很清楚,赢了才有资格心疼dàn yào,输了留下再多的dàn yào也是便宜了敌人。

    速射炮的爆发极其突然极其猛烈,收获的战果同样恐怖,摧毁光甲三架,重伤五架,其他光甲均不同程度挂彩,有不少是被己方的流弹误伤。

    武器箱没等其他光甲反应,猛地一沉,朝地面呼啸坠落。

    一块岩石背后,红色的新燕隼早早架好【春铃】,蓄势待发。

    龙城早就悄然离开飞船,燕隼沿着山谷底部潜伏前进。飞船是他的诱饵,而留在飞船上面的武器箱,则是藏在诱饵里面的一根刺。

    只是他没想到,闪光弹配合电磁干扰的效果这么出色,武器箱收割效率超出他的预期。

    上个训练营,犯同样错误的人最早就死了。

    龙城用闪光弹,是看能不能创造机会偷袭一两个。电磁干扰是冲着对方雷达,这样自己可以比较容易脱离战场,从而占据主动。

    这些人比他想的要笨。

    武器箱速射炮的dàn yào打完,龙城的脑控注意力,切换到【春铃】。

    三声清脆的qiāng响在地面的山谷响起,春铃三响!

    距离龙城最远的三架光甲的脑袋几乎同时炸开,他选择率先摧毁对方光甲的雷达中心。

    好qiāng!

    龙城不由心中暗赞,这是他用过的最好的电磁轨道qiāng,精准、威力强悍,射击频率出色。

    他十分喜爱。

    可惜dàn yào不多,上次只缴获了三颗子弹。他本来想补充一些dàn yào,但是查了一下这些子弹的价格,立即欲念全消。

    还是等回去问问费米,上次从谁手上缴获的春铃。

    燕隼把春铃放回背上,右手握着鬼火剑,左手臂挂着【每日的拒绝】,冲天而起。

    此时光甲社队员们的视野恢复正常,他们反应过来,纷纷切换光学模式,光学模式不受电磁干扰的影响。

    当老路看清周围情况,又惊又怒。上方的光甲被扫荡一空。剩下的光甲,都是和他一样,靠近地面“抄底”的光甲。

    抄底,一个战术专用词,是指在切断目标和地面的联系。

    老路立即反应过来,他们被伏击了,龙城在下面!

    麻蛋,龙城一个人竟然敢伏击他们,还被对方得手,素来冷静老路只觉得血气直冲脑门。

    “龙城在下面,抄家伙!”

    短兵相接,狭路相逢,勇者胜!

    老路的光甲扔掉手中的电磁qiāng,手中多了一把激光剑,悍然朝燕隼冲去。

    尽管眼前的燕隼面目全非,但是老路此刻已经完全不管不顾,他杀红了眼。老路用激光剑就表明自己破釜沉舟的决心,激光剑的切割能力极其强悍,可是格挡能力为零。

    盛怒之下,老路头脑依然清楚。

    蔡洪兴的光甲重伤,他必须重新振奋己方的士气。龙城一连串狠辣猛烈的攻击,把他们彻底打懵,队员们没有转身就逃,已经相当不容易。

    这样下去不行!

    龙城就是一头猛虎,猛虎怎么会对到嘴巴的猎物心生仁慈?

    只要自己能纠缠龙城几个回合……

    老路眼中燃烧斗志,没有半点畏惧,手持激光剑朝龙城燕隼扑去。

    红色燕隼在他视野急剧放大,双方距离迅速拉近,老路深吸一口气,做好拼死一战的准备。大不了去医院住几个礼拜,谁怕谁?

    就在此时,他头顶上方忽然响起嗤的气流声。

    “小心头顶!”

    队伍频道内响起好几声惊呼。

    头顶有人偷袭?

    老路的光甲下意识扬起手中的激光剑,猛地向上一挥。

    有什么东西被切开,分量很轻。

    下一刻,他的视野被bào zhà的红色火焰淹没,老路的眼睛猛地瞪圆,这是……高爆弹!

    不好!

    在他头顶斜上方,武器箱朝他弹射一颗高爆弹。高爆弹无法对老路的光甲造成伤害,可是炸开的火焰,却干扰他的视野。光学模式下,他什么都看不见。

    老路抽身欲退,然而龙城反应比他更快。

    在旁人眼中,龙城就像一道闪电,从火球旁一掠而过。

    鬼火剑倏地没入光甲腰部,强大的冲击力灌入剑身,光甲瞬间被拦腰斩断,一分为二。

    老路的光甲变成两段,拖着火焰和黑烟,朝下方坠落。

    剩下的队员们惊呆了,一股寒意从脚底窜到脑门,此刻什么奖励什么重赏,全都被他们抛到九霄云外。他们大脑一片空白,恐惧的本能占据上风,他们不约而同转身就跑,四散逃逸!

    太可怕了!

    他们只恨光甲飞行的速度太慢,他们要离这个魔鬼远一点。

    好几人生出退社的念头,退社虽然日子会很难过,可是想到不用和龙城这样恐怖的家伙战斗,他们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仿佛溺水之人重新可以呼吸。

    他们都是打架好手,可那只是打架。

    龙城就是想杀了他们!

    队伍频道里,有两名学生甚至无法控制低声哭泣,这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其他人也好不到哪去,他们面无血色,目光木然,失魂落魄,任凭光甲开启自动飞行模式。

    在很长的时间里,今天这场惨败都会出现在他们的噩梦。

    他们不知道,在他们身后,燕隼凝视他们离去的背影良久。

    光甲内,龙城又是遗憾又是肉痛,都是基本完好的光甲啊。

    当他的目光重新回到结束的战场,燕隼拎着鬼火剑,开始打扫战场。

    龙城下定决心,一定要赚回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