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防中心,有点过分安静。

    大家呆呆地看着光幕上,那架圆润的红色光甲,正在打扫战场。在它脚下,一架残破的光甲冒着滚滚浓烟,厚实的合金装甲在强大冲击力作用下扭曲、撕裂,一茬颜色各异的导线luǒ lù在外,冒着电火花,触目惊心。

    “这……就结束了?”

    不知谁说出这句话,还能听到他说话时吞口水的艰难。没有得到其他人的回应,大厅内还是异常的安静。

    十多秒后,大家逐渐回过神来,每个人脸上还残留着震撼,他们本能宣泄心中的惊讶,骤然而起的声浪仿佛毫无预兆汇集而成的滔天巨浪,从天花板直接扔进安防大厅。

    “他是怎么做到的?”

    “回放!快点回放!”

    “好强……”

    光幕上一遍遍回放刚才的战斗过程,各个角度的特写,让这些专业人士惊得跳脚,不时发出惊呼。

    “等等,我们的赌注……”

    “该死,费米这下赚翻了!我怎么就没押龙城?”

    倘若说刚才的呼声是透着震惊和不能置信,那么现在的呼声是带着呼天抢地的痛。

    “呵呵,我真傻!为什么要押两千块?”其中一人梦呓般,他忽然想到什么,好似活过来哈哈大笑:“龙城这下要赔惨了!一艘小型飞船,他有钱赔吗?赢了胜利却要被赶出学校,哈哈哈……”

    始终沉默的约翰冷冷道:“他不用赔。”

    他是少数押龙城的赢家。

    “为什么啊?”“难道校长改性了吗?”

    大伙七嘴八舌,满脸不相信。

    约翰看了他们一眼,用手指指了指脑门:“脑子是个好东西,龙城有,我希望你们以后能像龙城一样也有。”

    他停顿了一下,语气尖锐地反问:“飞船是龙城炸的吗?”

    “不是吗?”

    “卧槽,真不是!飞船是遭遇袭击,被那些光甲打bào zhà的!”

    “可是……可是龙城在里面放了电磁干扰弹啊!”

    立即有脑子灵活的员工接腔:“按照规定,龙城有权使用校内飞船运输任何不违规的dàn yào,电磁干扰弹符合标准。”

    “龙城好阴险!那飞船的账单寄给谁啊?”

    “谁攻击了飞船寄给谁,有视频做证据,他们一个都逃不掉。”

    “这帮人有点惨啊。”

    一名女员自言自语:“只有熟悉规则的人才能想得到,估计是费米的主意。人不可貌相,费米看上那么老实,原来一肚子坏水!”

    旁边的员工立即接腔:“怎么?动心了?果然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啊!”

    “不,我想杀了他,如果这样我可以不写分析报告的话。”

    “那我肯定不会把他让给你,我来。”

    装备中心,梅-凯瑟琳实验室。

    费米:“这是你的本金和收益,我转到你的账户。”

    他双目空洞,表情麻木,一副哀莫大于心死的模样。

    茉莉脸上掩不住的喜气,连额前的齐刘海都像水中的海草微微荡漾,黑框眼镜后的眼睛闪动钻石般璀璨的光芒:“还好我投了的4900本金,哇,这次赚翻了!”

    4900的本金,给她带来21885块的收益。

    加上之前的57000块,她的小金库马上就到8万块!

    费米看着自己的100块本金,悔得肠子都青了,为什么!为什么自己只投了100块?他现在只想找块砖给自己的脑门来一下。

    茉莉一脸傻笑:“好多好多小裙子!好多好多小钱钱!”

    费米忽然坐起来:“茉莉,你怎么对龙城那么有信心?”

    难道茉莉发现了龙城什么秘密?

    茉莉回过神来,收起傻笑,一本正经坐直身体,脸上重新露出温柔甜美、无懈可击的笑容:“杀了茉莉二十次的人,茉莉怎么会没信心?”

    费米:“……”

    茉莉目光重新落在自己小金库金额上,脸上无懈可击的甜美笑容瞬间变成包子般充实的傻笑。

    就在此时,费米收到凯瑟琳的呼叫,他接通呼叫,有气无力道:“博士。”

    凯瑟琳有些惊讶:“你这么沮丧?难道龙城输了?”

    费米摇头:“不,龙城赢了。”

    凯瑟琳眼前一亮:“哈,赢了?我就知道!哈哈哈太好了!你马上登陆你们那个安防中心的后台,拍一张龙城的照片给我。”

    费米满脸茫然:“照片?”

    “对!”凯瑟琳接着叮嘱道:“快一点,拍得有气势一点。”

    费米哦地应了声,登陆安防中心的后台,寻找角度拍摄正在打扫战场的燕隼。

    凯瑟琳不耐烦催促道:“快点,进去了没?这么磨蹭!”

    费米连忙道:“进来了进来了!”

    拍好照片发送给凯瑟琳。

    照片里,一座灰白山丘上,红色燕隼巍然而立,在它脚边一架光甲残骸。残骸升腾起滚滚黑烟,仿佛迎风抖开的披风,拂过燕隼红色的身躯,凭增几分威武和神秘。

    凯瑟琳眼前一亮,赞道:“这张不错!看不出嘛,费米你一直男,拍照技术这么好,怎么练的?是不是暗地里喜欢干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费米:“……”

    你是老大我不说话!

    凯瑟琳把燕隼标准样图、之前开学典礼时期燕隼的照片,以及费米刚刚拍燕隼的照片,三张并列一起。配点什么词比较好呢?她绞尽脑汁想了半天一无所获,算了,自己不是那么矫情的人!

    她爽利地打开搜索,输入“励志短句”。

    哎,这句不错哟。

    她复制粘贴后,想了想写下。

    “从燕隼到赤兔。”

    “鸡汤再有理,终究是别人的总结;故事再励志,也只是别人的经历;只有你自己才能改变自己,改变不了自己那就改变自己的光甲。”

    ——梅-凯瑟琳光甲实验室恭候您的光临。

    凯瑟琳满意地发送出去,然后看到瞬间引爆的空间,空旷的实验室她发出姨母般畅快魔性的笑声。

    龙城并不知道,他的照片正在以惊人的速度传播。

    他坐在驾驶舱,脑控仪下脸部面无表情。燕隼举起手中鬼火剑,哐哐哐敲击驾驶舱外层装甲:“出来!”

    一个瘦小的身躯,战战兢兢地从驾驶舱爬出来,他举起双手,跳下残骸。

    龙城没有理会他,燕隼拎起残骸,抖动两下。

    哗啦哗啦,dàn yào舱内的dàn yào如同雨点洒落。

    光甲社这名成员脸上刷地一下白了,拔腿就跑。这是dàn yào啊,怎么可以这么粗鲁?一个不小心发生殉爆,龙城有光甲保护没事,自己肯定要被炸成骨头渣子。

    龙城也不去管逃跑的学员,当务之急是补充dàn yào。

    现在对方的大部队肯定已经得到消息,现在正在往这里赶,留给他的时间不多。

    飞船被打爆,这么多光甲的残骸没办法运回去,对,连呼吸都带着肉痛的感觉。

    花费了七八分钟,龙城把所有他能够用的dàn yào和武器收集起来。

    “龙城,光甲社出动了两百架光甲,他们还有半个小时抵达!”

    燕隼面前,各种dàn yào几乎装满武器箱,五把不同型号的qiāng炮一字排开。龙城莫名感慨,要是以前自己有这么充足的dàn yào,训练营估计被炸好几个来回。

    手中有粮心不慌,有qiāng有弹便猖狂。

    “费米,把他们的位置发给我。”

    龙城一边说,一边打开地图,仔细查看地图,他有个大胆的想法。

    费米吓一跳:“龙城,冷静一点,来日方长,咱们慢慢来啊。”

    “这是个好机会。”

    龙城头也不抬道,费米虽然反对,但还是把位置发送过来。

    费米快哭了:“大哥,这哪好机会啊?没必要硬来啊,人家好几百号人呢,那么多人……”

    龙城摇头:“不多。”

    费米呆了一下:“不多?”

    龙城嗯了一声,不再理会费米,他开始整理武器。

    打了半天就带这么点东西回去?和空手而归有什么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