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地的燕隼,扬起一片沙尘。燕隼扔掉手中的【天女】重炮,发出咚地一声闷响,然后径直朝地面投降的光甲走来。

    新燕隼第一次展现在大家眼前,修长匀称的身躯,几乎看不到一般光甲的棱角,所有的边角都十分圆润。绯红的装甲,打磨得光可鉴人,凯瑟琳说这样能够有利于能量装甲的激发。背后的合金羽翼,更增添一丝灵动。

    在阳光下,红色的燕隼浑身散发着淡淡的光晕。

    “来了!龙城过来了!”

    “妈呀,太有气势!”

    “捂脸,好喜欢这样的男人!666666!”

    “赤兔好帅!”

    直播间里一片沸腾,女生的尖叫声此起彼伏。“赤兔”这个名字,早就随着凯瑟琳的照片而风靡全校。

    被拖着飞行的领胜光甲驾驶舱内,靳海也正在看直播,脸上露出饶有兴趣的表情。他早就过了争强斗胜的年纪,一场失败,并不会让他觉得颜面扫地,从而勃然大怒。

    不过他对龙城的兴趣更加浓厚。

    凭借一己之力,敢于主动出击,攻击这么庞大的队伍,光是这份胆量就非一般人能够拥有。之后策划的进攻,老练而狡猾,不是只知逞勇斗狠的鲁莽之辈。不到6秒完成36次击发,则展现出极其强悍的实力。

    一名有勇有谋、技巧逆天的师士,是所有与之为敌者的噩梦。

    仔细地回忆整个战斗过程,靳海写下对龙城实力的猜想。

    龙城,年龄17。

    多线程:未知。

    反射频:8级?

    高压支撑:7级?

    身体素质:7级?

    每一项数据都不确定,只能有个大概的猜测。但即使如此,纸面上的数据已经让靳海为之惊叹。

    更何况,龙城的年龄还不到18岁,意味着他远远没有定型,还有足够的成长空间,潜力巨大。

    靳海的经验告诉他,龙城前途无量!

    有多少人能够在不到18岁,拥有如此数据?

    靳海想了想,把包括年龄在内的数据输入光脑之中,然后开始在师士协会数据库检索。

    师士协会的数据库,拥有大量师士的数据。这些数据大多是师士们在进行实力评测或者进行考核的数据,如果同意协会采集数据,能够得到协会内相应的优惠。

    根据师士协会官方说明里,大约有30%的师士的数据入库,或者曾经入库。

    大部分师士不希望自己的数据被采集,往往是出于安全和**的考虑,越是成名师士越是如此。而即使那些允许数据入库的师士们,他们在一次数据被采集之后,在很长的时间内都不会提供数据,也是出自安全的考虑。

    每个人的实力都在不断变化,时间越久,数据的作用就越低。

    因此数据库里最多的样本是年轻师士,他们正处在实力突飞猛进的阶段。可能过个半年,实力就会发生巨大的变化,之前的数据就会失效,不用担心数据泄露。

    数据库最大的作用,是用作进行一些群体分析。

    光脑显示检索匹配结果。

    “符合条件样本1103例。”

    靳海有些咋舌,1103例,这是他使用师士协会数据库检索以来,得到的最少匹配数。

    师士协会数据库收集了全世界30%师士的数据,就连数百年前的历史人物曾经留下的数据,都同样收录在内。

    他以前进行条件检索,每次得出符合条件数据从来没有下过两万。

    1103,也就是说,在师士协会历史上登记过的师士,只有1103人,符合同样的条件。

    他想了想,进行第二次条件筛选。

    “获得【超级师士】称号者,22人。”

    靳海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他虽然之前预想过龙城的猜想数据匹配会得出一个惊人的结果,但是这个结论还是让他感到不可思议。

    1103人之中,有22人最终成为超级师士,差不多五十个人里面出一位超级师士。

    当今世界,活着的超级师士有多少?131人!

    超级师士的数量,甚至没有人类星球的数量多。

    每一位超级师士,是这个世界最强者,他们才是这个世界的主宰。奉仁被视作最有可能成为超级师士的学生是屈笑,因为他的父亲屈胜就是一位超级师士。

    屈笑成为超级师士的几率是多少?《超级之光》经过计算,给出的预测是千分之六,这还是有血缘的加成。

    从靳海匹配的结果来开,龙城成为超级师士的几率,是屈笑的三倍。

    数据是冰冷的,但是数据往往是最真实的。

    本来不想插手哈罗德少爷事情的靳海,这次打定主意要和少爷谈谈。

    龙城不知道他两发重炮干掉的是个什么样的老家伙,他落地之后,目光就在这些损坏的光甲身上来回巡视。

    通讯的另一端,费米被如此大规模的直播现场吓得心虚莫名:“龙城,要不这次算了吧?”

    “什么算了?”

    龙城嘴上问,他的目光扫过之处,不断跳出一条条信息框,上面罗列着各具光甲的相关产品信息。

    费米弱弱道:“好多人都在看你,我们风纪处是不是也要讲一点形象?要不然以后怎么开展工作?”

    “不讲。”

    龙城的回答干脆利落,只见燕隼忽然扬起右手,不知何时飞到燕隼身旁的武器箱锵地一声,一道剑光在众人眼前一闪而过。

    燕隼随手一抄,鬼火剑落入掌中,整套动作行云流水,说不出的潇洒利落。

    “卧槽!骚出天际!”

    “大佬会玩!创意满分!”

    “我也要弄一个。”

    燕隼拎着剑,走到一架光甲前面。

    驾驶舱内的学员有些慌乱,在公开频道色厉内荏喊:“龙城,你想干嘛?我告诉你,我们光甲社……”

    一道凛冽的剑光撕裂他的视野。

    他吓得闭起眼睛失声尖叫起来。

    他的光甲右肩,硬生shēng bèi kǎn断,整支右臂脱离坠落。眼看就要掉在地上,一只红色手掌抓住这支断臂。

    燕隼拿起刚砍下的光甲断臂,目光落在断臂手掌握着的一把光弹qiāng,【冷光箭】,售价30万。

    他的武器库需要一把光弹qiāng。

    只见燕隼左手抓住【冷光箭】qiāng身,右手举起鬼火剑,仿佛削掉树枝分杈般,削掉握着【冷光箭】qiāng身的金属手掌,被削断的零件乱飞。

    查看了一下【冷光箭】,没有发现损失,龙城非常满意。

    把【冷光箭】朝身后一扔,漂浮在他身后的武器箱打开盖子,就像张开大嘴,把【冷光箭】一口吞下。

    整套动作同样行云流水,可不再是潇洒而是粗暴。

    观看直播的学员们目瞪口呆,这……

    大伙基本都在奉仁里遭遇过抢劫,可是众目睽睽之下,如此大胆、粗暴、直接,大家还从来没见过。

    而且风纪处,不是整风肃纪吗?

    燕隼再次走到被砍断手臂的光甲面前,在大家被震惊到茫然的目光中,再次举起鬼火剑。

    龙城要干嘛?

    噗,剑尖插入光甲dàn yào舱,随即如同开罐头般一撬,dàn yào舱顶盖砰地飞出去。

    哗啦,各种dàn yào就像雪崩似地倾泄而下。

    更让人目瞪口呆的是,武器箱不知道什么时候飞到dàn yào舱旁,张开它的“血盆大口”,把所有的dàn yào吞得干干净净。

    这……

    直播间很安静,大家的表情都很呆滞。

    龙城来到第二架光甲前,如法炮制,不过这次是对方光甲的脑袋。

    大伙终于见识到传说中的“一剑枭首”,和刚才如出一辙的撬开dàn yào舱,各种dàn yào搜刮干净。

    “那个……风纪处不是整风肃纪吗?”

    “或许……这就是整风肃纪?”

    “呵呵,以前被学校逮住,等着挨宰吧,雁过拔毛,钱包铁定大出血。这下被龙城逮住,也等着挨宰吧,机过撬弹,不知道哪里会大出血。正所谓,落地凤凰不如鸡,撬过蛋蛋整风纪。”

    “楼上鬼才!”

    “233333333!”

    正在观看直播的费米脸烧得慌,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龙城才不理会,干正事要紧。要是没有战利品,那自己费劲巴拉打这么久为了啥?

    如法炮制,收拾好几架光甲,把自己能看得上的东西全都收拢。

    当他来到正在公开直播的那架光甲面前,里面的同学赶紧道:“龙哥,您要哪块?我自己来,我自己来!”

    龙城一愣,哦了一声:“右腿。”

    同学不由夸道:“龙哥好眼力!我这光甲右腿是专门定制!花了不少钱!”

    他一边说话,一边咔嚓一声,卸下光甲的右腿,递给龙城:“龙哥,我dàn yào舱还有点存货哈,我直接打开了。”

    龙城接过对方递过来的光甲右腿,道:“好。”

    武器箱飞到对方dàn yào舱旁,哗啦,接住所有的dàn yào和光甲右腿。

    “龙哥,加个联系方式呗。”

    “好。”

    观看直播的大伙被两人的互动和对话惊得呆住。

    “这……”

    “我要疯了!”

    “我是谁?我在哪?我看到了啥?”

    就在此时,龙城忽然微微一顿,他注意到附近有异样。

    **********************************************************************

    Ps:明天上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