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乎同时,两道身影动了。

    半蹲的蜃龟光甲宛如利剑般贴着地面弹射而出,一处引擎受伤仿佛对它没有半点影响。右手刀在前,左手刀拖后,妖异的红色刀芒破空而至,宛如两抹流霞从天边倾泄流淌而至。

    初时无声息,嗡嗡然如潮水渐涨,万千细流汇集,轰然大作,雷音炸空。

    龙城眼前的数据疯狂跳动,对方的手中红色光刀,正在以奇特的节奏震颤。低沉的啸音,源于这种特殊的震动,啸音在不断拔高。

    光刀震颤的频率在不断飙升,刀身好似蒙上一层淡淡的红色烟雾,朦胧不灭。

    那不是烟雾,那是凝聚的能量被再次激发,形成的半游离状特殊形态,它有一个专用的名词——“芒”。

    芒也被称为第三形态。

    能量炉里的能量、电能、热能、磁能等等,都被称为第一形态。能量凝化,由虚转实,譬如能量盾、能量装甲,被称为第二形态。而第二形态的能量,经过再次激发,由实转为虚实之间,便是第三形态,这就是芒。

    到目前为止,机械装备只能生成第二形态的能量,第三形态能量只有师士能够激发。

    被激发出“芒”的能量武器,威力急剧上升。

    控芒是一种非常高级的战斗技巧,龙城只在教官手上见到过,没想到在这里随便一个人,竟然就掌握如此高阶的战斗技巧。

    还好他没有大意,一直提醒自己这里很危险。

    刚刚前冲的龙城,蓦地弹地而起,就像弹簧般突然冲上天空。在龙城眼中,贴地扑来的蜃龟光甲浑身都是破绽,但是自己的光甲挡不住蜃龟的刀芒。

    荒木神刀眼中闪过一道寒光,龙城的跳跃闪避,完全在他的预料之中。只见蜃龟光甲的身体就像柔软的蛇,猛地一抖,双脚一蹬地面。

    蜃龟的速度暴增,宛如一道黑色的虚影,拖着两道妖异的红芒,扑向半空中的赤兔。

    赤兔的身影在他视野中急剧放大,他甚至能看清赤兔打磨得像镜面的装甲之间淡淡的焊缝,和倒映着自己的光影。

    红色光刀借着冲势,自下而上一记撩斩。

    荒木神刀有把握,这一刀能够把赤兔一斩而二!

    然而赤兔的身形在空中突然诡异地翻转,好似一个陀螺,险而又险闪过荒木神刀这记撩斩,手中的拒绝小盾同时拍向刀身。

    荒木神刀反应同样很快,右手刀倏地一转,避开赤兔拍过来的臂盾。

    激发刀芒需要消耗师士很多体力,而刀芒只要激发出来,维持的消耗很小。刀芒被拍散的话,那这一架就不用打了,他直接投降好了。

    同时他的左手刀一记阴险的半斜斩,悄无声息袭向赤兔。

    但是下一刻,荒木神刀眼角一跳,赤兔借着旋转抡起的鬼火剑,带着令人窒息的呼啸,从天而降!

    雪亮的鬼火剑好似一道银色的瀑布,挟起的风声嗡嗡作响。

    虽然龙城这一剑没有剑芒,然而以鬼火剑重量,再以如此惊人的速度,这一剑要是砍实,荒木神刀觉得以蜃龟那薄弱的合金装甲,很有可能一劈两半。

    同归于尽吗?

    荒木神刀一咬牙,手中半斜斩一偏,蜃龟光甲借着这股力量,同时拧腰,像条泥鳅般滑溜斜斜一钻,身体嗖地窜出去三十多米远。

    赤兔势大力沉的一斩,眼看就要斩到地面,忽然轻巧滴溜溜一转,狂风暴雨突然化作柔风细雨,沉重的鬼火剑在赤兔手中宛如没有重量的羽毛,划出半个圆,最终定格在半空,剑尖直指三十米开外的蜃龟。

    安静得连根针掉在地上的直播间炸了。

    “妈呀,我刚才看到了啥?神仙打架?”

    “妈妈我这下真的不打架了!”

    “太可怕了!”

    刚才双方交手电光火石,看上去就像一触即分。然而就连炮姐黄飞飞,刚才都紧张得忘了说话。

    “炮姐,赶紧解说一下。”

    黄飞飞才如梦初醒,想起自己还有解说的活。她深吸一口气:“刚才两人的交手是危险动作,大家千万不要模仿。”

    黄飞飞这句话一下子逗乐大伙,她自己也乐了:“大家自己看回放,炮姐只会放炮,近战这两个变态炮姐一个都打不过。”

    她其实有点被震撼到。

    控芒是高级技巧,难度极高,没想到荒木神刀身上看到。她以前觉得这货就是个卑鄙阴险不入流的家伙,没想到竟然还有这一手。

    同样让她震惊的还有龙城,荒木神刀连控芒如此高阶的技巧都用上,还是奈何不了他。

    荒木神刀展露出来的控芒,引发的震撼才刚刚开始。

    安防中心一片混乱,他们需要重新评估的对象又多了一位,他们感觉自己的脑袋都要bào zhà,同时要bào zhà的还有分析报告。至于烤肉和啤酒,现在已经没人还记得。

    靳海也大吃一惊,他以前没怎么注意过荒木神刀。最初听闻觉得只是一位喜欢猥琐流的家伙,就不太喜欢。根据他的经验,喜欢猥琐流的师士,往往在个人实力上增长比较慢。

    尤其是在高速增长期的青少年时代,选择猥琐流就是俗话说的路子走偏了。喜欢用小聪明去解决战斗,自诩聪明,实则导致战斗技巧缺乏锤炼,这是拣了芝麻丢了西瓜,错过了最黄金的成长时间。

    导致靳海对荒木神刀几乎没有什么关注,没想到看走眼了。能够激发出“芒”,这个叫做荒木神刀的小子,绝非靠小聪明的人。

    靳海的目光老辣得很,他在荒木神刀身上,看到明显的流派烙印。那些诡异的发力技巧,有着某些相似的原理。

    荒木神刀应该是某个流派的弟子。

    至于是哪个流派,调查起来得花些时间,靳海心中记下。

    无论哪个流派,能够控芒的弟子,都绝非一般弟子。更何况年纪这么小,一定是流派的重点培养对象。

    涉及到某个不知名的流派,靳海变得慎重。

    靳海的目光投向龙城,和荒木神刀的惊艳不同,他觉得这个少年有点看不透。荒木神刀身上有着明显的流派烙印,这能解释他的实力为何远比一般的年轻人强大。

    但是龙城身上看不到任何流派的痕迹,实力却极其强悍,哪怕面对能够控芒的荒木神刀,依然不落下风。

    莫非龙城以前见过控芒的师士?

    靳海心中一动,仔细回想,龙城的表现确实过于冷静,完全看不到初次见到控芒的手忙脚乱。

    靳海越想越觉得有道理,然而这个猜测,就有太多意味深长的东西。

    看来,还是得先调查一下。但是靳海有种预感,这次调查不会这么顺利。他忽然发现,他似乎需要重新审视奉仁这座臭名昭著的校园。

    荒木神刀口干舌燥,战斗的时候神经紧绷没什么感觉,现在回想刚才的凶险,顿时后怕。如果稍有不慎,自己刚才不死也重伤。

    激发刀芒是他两个月之前才掌握的新技能,本以为可以凭借这一招大杀四方,没想到第一次施展就受挫。

    这个叫龙城的家伙太可怕!

    荒木神刀感觉站在自己对面的根本不是什么学生,而是一架没有感情的冷酷杀戮机器。

    他打开光甲外音,轻咳一声:“龙兄,这次就暂时揭过如何?”

    龙城没有回答,而是先问通讯频道的另一端:“费米,揭过是什么意思?”

    费米解释道:“就是算了的意思。”

    “算了?”戴着脑控仪,龙城的眉头都皱起来,他打开外音,直接拒绝:“不揭过。”

    荒木神刀感觉自己挨了一棍,他被人拒绝过,但是没被人这么拒绝过。

    我堂堂荒木神刀不要面子的啊?血气再次直冲脑门,他不由怒喝:“龙城,莫非你认为吃定我了?我告诉你!再打下去鱼死网破,也就是两败俱伤!”

    他还保留仅存的理智。

    龙城一想也对,万一把这架这么贵的黑光甲打碎残了,那就不值钱了。而且还得小心,万一把对方杀了,那也完蛋。

    龙城道:“好,你走吧。”

    荒木神刀松一口气,忽然有种劫后余生的喜悦感,以后再也不和这个疯子打了,离他远远的。

    龙城接着道:“光甲留下。”

    荒木神刀呆住原地,很快,他的脸色沉下来,傲然道:“龙城,你想要我的蜃龟,那就问问我手上的刀答不答应。”

    他挥动光刀虚斩,红色刀芒流光溢彩。

    “神龟?好名字!”龙城点头:“来。”

    荒木神刀凝神而立,他抛开心中所有杂念,他感觉自己状态前所未有的好。明明是刚刚激战一场,他的精神竟然比刚才更加饱满,思维异常活跃。

    来吧,战一场!

    刀挟流霞,刷地直指龙城,荒木神刀战意昂扬,大喝一声:“来吧,龙城!让我见见你的真本事!”

    直播间的众人再度噤声,他们目光紧紧盯着屏幕。而像黄飞飞这样的高手,却能判断出荒木神刀的状态大好,对龙城来说,这无疑是最糟糕的事情。状态这玩意捉摸不定,状态差的时候往往会犯很多

    龙城:“好。”

    只见赤兔腾空而起,蜃龟摆开架势,双刀架在身前,如临大敌。

    过了一会,荒木神刀发现不对劲,赤兔越飞越高。

    当武器箱破空而至,出现在赤兔身旁,荒木神刀一下子反应过来,不由破口大骂:“龙城,是男人就下来打一架!”

    回应他的是速射炮的轰鸣。

    咚咚咚!

    炮弹雨点般倾泄而下,砸得蜃龟不断变换位置,躲避弹雨。

    “龙城你这个阴险小人!”

    “卑鄙!无耻!”

    “有种下来真刀真qiāng打一架!”

    天空炮火的轰鸣中响起龙城平淡的声音:“我用的是真qiāng。”

    赤兔扬起手中刚刚缴获的【冷光箭】,砰砰砰,打得蜃龟身上火光四溅,抖得像筛子。

    他不会控芒,但他杀过会控芒的师士。

    黑乌龟的引擎被他打坏了一个,行动能力大打折扣,不可能逃脱。它无法隐匿、缺乏远程战力、只能用双刀,嗯,会控芒,有能力砍砍杀杀。

    可是,他龙城现在有qiāng有炮,dàn yào满舱,为什么要和黑乌龟拼刀拼剑,砍砍杀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