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场的转折来的太快,快得直播间的大伙半天没反应过来。

    “这……就有意思了!”

    “画风变得太快闪了老娘的腰。”

    “龙城这哥们有灵性。”

    “要喊龙哥!”“龙督查!”“龙撕机!”“龙弹弹!”

    黄飞飞也看得目瞪口呆,这两个家伙的战斗实在太……一言难尽。

    一开始就拼下限,闪光弹,你两颗我比你多一颗。比技术,从多点位扫描到控芒,看得让人热血沸腾,目眩迷离。就在大家以为他们会继续大战三百回合,又开始玩猥琐比下限。

    黄飞飞突然觉得自己的打法是不是有点蠢?

    难怪上次在荒木神刀手上吃了大亏。

    等等,怎么龙城和荒木神刀越跑越远?她连忙对单腿光甲同学喊:“磨叽啥!快点跟上去!”

    单腿光甲同学如梦初醒,杵着单腿一跳一跳前进,镜头把大家晃得都快吐了。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自己卸下来的是腿,引擎还在。

    连忙腾空而起,跟在龙城的身后。

    荒木神刀气得哇哇直叫,他没想到遇到一位比自己还不要脸的家伙。对方飘在空中,不和他打近战,他完全没有半点办法。

    qiāng炮洗地,这还怎么打?

    轰,一发炮弹在蜃龟两米开外bào zhà,掀起的泥土像暴雨般打在蜃龟身上,噼里啪啦作响,驾驶舱内的荒木神刀听得一清二楚。

    又是一发炮弹,落在前方,冲天而起的泥土烟柱,让他眼前骤然暗下来。bào zhà形成的冲击波,让蜃龟的身形微微一晃。

    炮弹越来越多,雨点般落下的炮弹,bào zhà掀飞成片成片的泥土,混合着烟雾遮天蔽日。

    荒木神刀生出暗无天日之感。

    啪啪啪,光弹穿透泥土和烟雾,不断打在蜃龟身上。每次被光弹击中,能量装甲的数值都会往下跳一截。龙城的qiāng法非常毒辣,几乎是咬着蜃龟射,很少有落空。

    这家伙……是想完全消耗完自己的能量装甲,然后缴获蜃龟吗?

    休想!

    荒木神刀大怒,他疯狂地闪避,他的步伐越来越快,突破极限,身形快若闪电,惊若翩鸿。

    然而没用,他都不知道挨了多少qiāng弹。

    暴雨打芭蕉,无处闪避。

    赤兔和它的武器箱就像是飘在他头顶的两朵积雨云,他逃到哪里,它们就追到哪,紧咬不放,穷追猛打。

    荒木神刀就像牢笼困兽,咬牙闷头狂奔疯狂突进,任凭头上弹如雨下。他也发狠,龙城不是盯上他的蜃龟了吗?今天就是把蜃龟拼碎,也决不让它落到这个卑鄙无耻的家伙手中!

    荒木神刀忽然注意到离自己最近的山谷,只有不到三公里。

    等等,不是没有机会!

    逼到绝境的荒木神刀当下不再犹豫,猛地打开蜃龟后背的阀门,滚滚灰色浓烟倏地炸开。蜃龟的身形立即被浓烟吞噬,最后时刻,它抬头看了一眼天空的龙城,便消失在灰色烟雾之中。

    荒木神刀此刻心中得意万分,这招他还是模仿龙城【铁耕王】,进行改良。

    炸开的灰雾如同一团乌云,不断向外膨胀。

    速射炮忽然哑火,它受到强烈的电磁干扰,雷达无法锁定,龙城手中的【冷光箭】也哑火,停止射击。

    直播的同学惊呼:“烟雾有电磁干扰!雷达被干扰,没办法正常工作!只能用光学模式,可是烟雾很浓,没办法瞄准啊,龙城会怎么办?”

    “糟了,天女重炮刚才被扔在地上了!”

    “阴险!”

    “又要被荒木逃走了!”

    烟雾中的荒木神刀哈哈大笑,被压制了这么久,他心里憋屈得很。如果用龙城自己的招数,从龙城手上溜走,这家伙一定会气疯吧。

    他使用的发烟装置,足足花费了22万,制造烟雾的能力惊人,产生的烟雾大约能够笼罩十平方公里,恰好足够自己冲到山谷。而且他在烟雾加入大量的干扰剂,能够对各种雷达进行电磁干扰,无法锁定自己的位置。

    荒木神刀悄然变换位置,龙城看不见他,他也看不见龙城。蜃龟的雷达同样无法工作,但是他刚才已经记下地形图。

    只需要等待烟雾蔓延到山谷,他就能借助烟雾的掩护冲入山谷。环境复杂的山谷可以给他提供最好的帮助,他有足够的把握逃走。

    荒木神刀和龙城之间的抗衡看得大伙叹为观止,处处透着技巧和智慧的碰撞、卑鄙和猥琐的针锋相对!

    “快看龙城!”

    所有人齐刷刷地望向天空的赤兔,龙城会怎么应对?

    只见天空之上,赤兔踩在武器箱上,掀开合金板,露出里面堆积如山的高爆雷。一颗颗高爆雷表面的金属壳,反射阳光到赤兔脸上,好似波光粼粼。

    脑控仪后的龙城面无表情,他,dàn yào满舱!

    赤兔开始准备投雷。

    对于能够用出【超远距离手抛雷】的龙城来说,如此近距离投雷,不会比激光制导精度差,还有花样众多的组合雷。

    更恐怖的是,是他的投雷量。

    没有什么比投雷这种重复性的动作,更能发挥高等级的反射频。

    赤兔的双手如同生出无数虚影。

    十二颗高爆雷几乎同时被赤兔砸下去,它们的分布按照烟雾边缘形状。只见正在膨胀的灰色烟雾,边缘陡然亮起一道炽亮的火线,那是高爆雷同时bào zhà形成的火墙。

    十二颗高爆雷同时bào zhà产生的巨大轰鸣,那怕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那份颤抖。

    bào zhà产生的冲击波汇集,如同一面空气墙,朝圈内挤压!

    烟雾中的荒木神刀完全懵了,十二颗高爆雷在他四周同时bào zhà的场景,连他做梦都没想到。他的耳朵炸得嗡嗡作响,口鼻溢血,目光呆滞,表情木然。

    bào zhà的气浪还没消去,龙城的第二波高爆弹落下。

    十颗高爆雷构成的环形bào zhà带,进一步向圈内挤压。

    第三波,八颗高爆雷环形bào zhà带!

    第四波,六颗高爆雷!

    ……

    高爆雷的bào zhà带一层层向内挤压,从天空向下看,好似异常绚烂的烟火,一层层向内点燃。

    然而那耀眼炽亮的bào zhà光带,连绵不绝、震耳欲聋的bào zhà声,升腾而起、不断升高的小型蘑菇云,无不宣告这是一场何等残暴酷烈的战斗!

    最后一颗高爆雷bào zhà,轰鸣余音终于消散在风中,小型蘑菇云升腾余势未绝。

    赤兔驾驶舱内,龙城面无表情,内心毫无波澜。

    当烟雾散尽,露出地面蹂躏得稀烂的焦土。袅袅黑烟和腾腾热浪中,黑乌龟躺在地上,伤痕累累。

    可惜了。

    龙城心中没有半点胜利的喜悦,黑乌龟凄惨烧焦的模样,估计报废了。高爆雷对于黑乌龟此类合金装甲薄弱的光甲来说,威力有点过剩。而且自己还用了同步掷雷手法,数颗高爆雷同时bào zhà,威力会有得到增强。

    希望还能得到一些能用的部件。

    他降落到黑乌龟身旁,目光扫过它身上各处部件。眼前不断弹出的信息框,上面标注的红色字体触目惊心,让龙城心底发凉。

    “该元件已破损!”“严重破损!”“毁坏!”“无修复可能性,建议按照联邦相关法律法规进行报废处理。”

    龙城:“……”

    扫了一圈,无一收获。

    算了一下自己扔的高爆雷,这场仗血亏!

    脑控仪后,龙城的脸黑下来。

    他扯开黑乌龟的驾驶舱,看了一眼里面昏迷的荒木神刀,生命特征平稳,这才松一口气。

    没死人,算是这场血亏之战中唯一的好消息吧。

    赤兔转身离开,没有半点留恋。

    直播间大伙全都被镇住。

    “太太太他妈凶残了!”

    “好恐怖!”

    “不卖萌的龙城,有点可怕!”

    “不好意思,论起炸逼,在场的都是弟弟!”

    黄飞飞沉默,她陷入对自己深深的怀疑,看完龙城的操作,她觉得自己是否能够配得上“炮姐”的称号。高爆雷在龙城手上几乎玩出花来。

    正在直播的光甲们,看到龙城飞过来,个个噤若寒蝉,不敢动弹。

    龙城飞到一架刚才还没来得及缴获的光甲面前,刚刚扬起手,鬼火剑还未飞入掌中。

    这位光甲社队员吓得魂飞魄散:“龙、龙哥,您、您要哪块?我自己来!我自己来!”

    龙城扫了一眼:“武器、dàn yào、无人机。”

    光甲社队员忙不迭道:“没问题没问题!”

    说完二话不说,解除武器,打开dàn yào舱,取出无人机。

    哗啦啦,武器箱张开它的血盆大口,把dàn yào武器吞食一空。

    这位同学灵机一动,学着刚才那位队友:“龙哥,加个联系方式呗?”

    打了一场血亏胜仗的龙城心情不好,没理会。

    这名学员立马识趣闭嘴。

    龙城到其他几架光甲前走了一圈。大伙非常积极主动,卸胳膊的卸胳膊,摘盾的摘盾,态度好得不得了,热情而不失恭敬。

    看着赤兔离去的背影,一群光甲点头哈腰。

    “哎,龙哥,辛苦了,您走好!”

    “龙哥慢走,下次再来……”

    啪,身边的同伴给了光甲后脑勺一巴掌,气急败坏:“你刚才说啥?下次再来?”

    直播间的观众们陷入了沉默,眼前的一幕让他们说不清楚,到底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

    黄飞飞的声音忽然大喊:“快点,去看看荒木神刀长什么样?”

    刚刚沉寂的直播间一下子热闹起来,荒木神刀大伙只知其名,很少有人知道他长什么样,非常神秘。

    单腿光甲同学也不是怕事儿的人,飞到蜃龟光机敞开的驾驶舱前,镜头凑过去。

    无数双眼睛瞪得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