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木神刀不敢睁开眼睛,一想到昨天发生的一切,她觉得人生充满绝望。今天是她人生最灰暗的一天,哦不,昨天才是。

    苍天啊!

    为什么老天这样残酷对她?她只是想去捡个漏。

    在床上磨蹭了半个多小时,翻来滚去,枕头埋着脑袋。直到肚子饿得咕咕叫,她实在有点扛不住,终于鼓足勇气睁开眼睛,翻身下床。

    从昨天到现在,她滴水未进。

    “早上好,公子。”

    门口响起温和醇厚的声音,是她的家庭管家,尼克。尼克梳着大背头,一丝不苟站在门口。它穿着黑色的燕尾西装,白色的衬衫和黑色领结让它看上去很精神,西装外套的口袋插着一只红色月季。

    荒木神刀不喜欢玫瑰,她选择月季。

    荒木神刀哭丧着脸:“我一点都不好,尼克。”

    她有着一张典型东方血统的瓜子脸,尖尖的下巴,小巧的鼻子,白皙的皮肤温润饱满,黑色的眼睛很大,时不时滴溜溜转动,很机灵。她穿着素色圆领短衫,浅灰色的纱织长裤露出雪白的赤脚,凌乱的短发,处处透着性冷淡的风格。

    谁也无法把眼前的姑娘和奉仁危险大佬之一荒木神刀联系在一起。

    尼克安慰道:“吃点东西心情说不定就会好些,想吃点什么呢?公子。”

    尼克是最新款的家庭管家机器人,厨艺高超,它的菜单里包含当今世界各地几乎所有的菜式,而且每个月都更新菜单,学习最新推出受欢迎的菜谱。

    堪称吃货的心中终极好伙伴,当然,价格不菲。

    “有道理!”荒木神刀眼前一亮,脸上的丧一扫而空,啪地打了个响指:“蛋黄流沙包一笼,什锦烧麦五个,煎饼果子两个,灌汤包两笼,油条要五根吧。豆浆不加糖两杯,大杯!奶酪酸奶一桶,唔,再来一杯乌龙茶。谢谢尼克。”

    尼克微笑道:“没问题,公子,很乐意为您效劳。”

    每天只有这个时候,才能让她灰暗的人生,感觉到希望的光芒。

    而今天不仅仅只是灰暗和丧,还有失败后的悲苦,以及愤怒。

    带着愤怒吃饭总是能营造出战场厮杀的惨烈氛围。

    就连擦嘴的姿势里都透着破釜沉舟的决心,都像极了大战前擦拭雪亮利刃的毅然决然。塞进的包子灌下的豆浆,像是在给光甲装填dàn yào,脑海中回荡的都是咔嚓上膛的清脆撞击声。

    风卷残云,横扫天下,荡气回肠。

    荒木神刀肚子几乎撑爆,她瘫在椅子上,脸上残留的是凯旋归来的胜利笑容,手边的乌龙茶飘着清香。

    人生如果只到此,该是多么完美。

    良久,她仿佛回魂的菜虫僵尸,挣扎坐起来。

    最终还是得面对这个残酷的世界。

    她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她重新睁开眼睛,点开奉仁的校园网络。她知道今天会发生什么,已经做好准备面对这一切。

    高居榜首的是《龙城Vs荒木神刀惊世之战,炮姐全程解说无尿点!》。

    荒木神刀仔细看完,她的感觉很奇怪,输了还要被鞭尸,可是为什么自己内心毫无波澜?

    荒木神刀的目光往下移,第二名则是《猥琐流大佬荒木神刀竟然长这样!》。

    该来的还是来了!

    明明做好准备面对这一切,为什么自己的心肝在颤动?为什么自己的手在抖?为什么自己想砍人?为什么自己想炸了学校?

    荒木神刀深吸一口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点开。

    赫然是一张她的高清照片。

    驾驶舱内,昏迷的她,脑控仪掉落一旁。她脸色苍白,双目紧闭眼睛,长长的睫毛就像玩具娃娃,蜷缩着身体。

    荒木神刀愣了一下。

    原来自己受伤的时候是这样子……还挺好看。

    当她目光下移,一个激灵,她被照片下的回复辣到眼睛。

    “哇,女神!”“好可爱!”“完了,我中箭了!”“老婆,原来你在这!”

    想到这么多人知道自己长什么样,她忽然有些慌乱,就好像被众目睽睽之下,自己无所遁形。

    等等,她的目光一凝,表情瞬间呆滞。

    “对a要不起!”“不好意思打扰了,88。”“看了看女神,再看看自己,好像没什么不同,我选择单身。”

    无以伦比的愤怒混杂着莫名的羞耻感升腾而起,她气得脸色发白,胸膛燃烧烈火。

    对a?眼瞎了吗?

    混蛋,好想砍人……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要杀了你们!”

    房间里突然响起一阵凄厉鬼哭狼嚎,尼克抬头看了一眼,重新低头干活。

    足足半个小时,荒木神刀才冷静下来,她的目光下移。

    下面是一段视频,非常清晰。红色的赤兔落在伤痕累累的蜃龟前,掀开驾驶舱,朝舱内看了一眼,然后转身离开。

    视频不断回放。

    发帖人提出疑问:以龙城冷酷的性格,为何没有对蜃龟下手?

    对方分析了龙城历次战斗对战利品的执着,甚至离开蜃龟之后,还把其他光甲抢劫了一番,唯独没有动蜃龟。最后得出结论,龙城被荒木神刀的绝美容貌征服,罕见地没有辣手摧花。

    荒木神刀嗤之以鼻,这么荒谬的胡诌,居然还有这么多人回应。

    昨天她检查蜃龟时,就知道龙城为什么没下手,没地方下手。

    蜃龟全部报废!

    不行,她荒木神刀什么时候吃过这么大的亏!等着吧龙城,此仇不报,本公子誓不罢休!

    装备中心,费米正在看《糟了,是心动的感觉!一个惊人的细节》,他看得津津有味。老天开眼,终于有点兵王在校园的味道,龙城终于有点花边新闻!

    恰好茉莉走进来:“费米,老师呢?”

    “他在练习场。”费米兴致勃勃道:“茉莉快来看龙城的绯闻八卦!”

    他把帖子发送给茉莉。

    茉莉也看得津津有味,当她看到荒木神刀的脸,哇地喊出来:“好漂亮!好想捏一捏!”

    费米哈哈大笑:“有意思吧!”

    “是啊!”茉莉眨了眨眼睛,然后认真道:“如果她是新人类,估计会被老师连人带甲,杀得当场bào zhà,零件洒满战场,最后都找不回来吧。”

    瞬间冷场,费米摸着脑袋,歉意道:“那个茉莉……”

    “不用安慰我,费米。”她摆摆手,小脸蛋云淡风轻:“我已经开始习惯了,其实感觉还不错。”

    费米:“……”

    茉莉仰脸自言自语:“一周没死十次,都感觉少了点什么。”

    费米:“……”

    茉莉有些苦恼推了推鼻梁的黑框眼镜:“就是希望能死得慢一点,每次砰就结束了,一点仪式感都没有。”

    费米感觉自己大脑跟不上,艰难道:“那个……茉莉加油!”

    茉莉露出甜甜的笑容:“谢谢费米,茉莉会努力哒!”

    费米看着茉莉蹦蹦跳跳离开的背影,默默地摸了摸脑袋,他忽然有种感觉,不知不觉,他身边好像已经没有正常人类。

    空旷的练习场,探照灯照得雪亮,赤兔正在一遍遍训练。

    它手上不是鬼火剑,而是一把光剑,那是他缴获的战利品之一。

    赤兔忽然微微沉腰,手中的光剑横举,倏地挥出,光甲以微小难以捕捉的幅度高频振动,奇特的啸音骤然响起。

    剑光凛冽一闪而过,可是没有芒。

    龙城停下来,仔细回忆黑乌龟那一剑的每个细节。

    他回来之后,没有整理战利品,第一时间来训练场。

    教官曾经对他说,等他训练营毕业的时候,把控芒传授给他。可惜,龙城也没想到自己会以那样的方式毕业,没能从教官手中学到控芒。

    可是龙城见过教官控芒,也亲身领略芒的威力。

    教官手中的控芒,威力更加强劲,变化更快。

    和教官的一战,是杀出训练营最艰难的一战,也是他唯一受伤的一战。

    唯一庆幸的是,他做了极其充分的准备,先杀了其他人。

    他和教官鏖战整整两个小时,比他对付其他所有人加起来的时间都长。

    教官到底年龄大了,加之以前受过伤,高强度的战斗时间一长,还是不可避免露出疲态,最终被龙城一剑劈掉半边光甲而亡。

    其实龙城很佩服尊敬教官,不讨厌教官。

    如果教官不逼他杀人,不挨鞭子,不会不给他饭吃,那该多好。

    他很听话,训练很勤快从不偷懒,修理光甲没人比他手巧,但是他害怕。他不怕冬天爬烂泥,但是怕没有火在夜晚瑟瑟发抖热量流失死掉。他害怕晚上睡梦中被人杀死,他知道别人也没办法,不杀他他们也会死,他还是害怕。

    想到教官,龙城总是会生出很多复杂的情绪。

    他整理一下自己的情绪,注意力重新回到控芒上。

    上个训练营,没有学生能够控芒,只有教官会。可是这个训练营,连学生都会控芒,这让龙城产生强烈的危机感。

    如果失败了,他就会被开除,他将不得不离开农场。

    他不想离开农场,那是他的家。

    马上就到月末,他就可以回一趟农场。可以吃上奶奶做的饭菜,可以帮大家干活,可以坐在田埂上吹着风咔嚓咔嚓啃苹果。

    想到农场,龙城浑身充满力量,所有的疲惫好似一扫而空。

    他看了一眼赤兔手中的光剑,湛蓝的光剑散发冰冷的光芒,再来。

    是振动的幅度吗?变化一下试试。

    还是不行,是出剑的角度吗?试试。

    试试,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