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猫诗社。

    宫峻朝夏荣方向努努嘴,压低声音:“老夏这样真的不会出问题吗?”

    禹哲反应很平淡问:“能有什么问题?”

    宫峻神情夸张道:“他玩弹珠都玩了好几天!”

    角落里,夏荣神情专注,他手上抓着一把钢珠,撒出去。看着钢珠散落的位置,夏荣不满意。伸出手掌,心念一动,手背上贴着一块脑控能磁片瞬间激活,散落在地毯上的钢珠啪地全都吸入他手掌。

    取消磁吸力,搓了搓钢珠,夏荣一脸严肃再次撒出去。

    如此反复。

    禹哲也很无奈:“我有什么办法,他非要模仿龙城扔雷,说什么这招帅,我就没看出哪帅了。”

    正好过来库尔特连连附和:“是很帅啊,要是我会就好了,肯定很多女孩子喜欢。”

    “花里胡哨!”禹哲觉得很无语:“扔雷扔出花又怎么样?没听说哪个超级师士是玩雷著称。荒木神刀的控芒多高级,这才是真本事。”

    “可是帅啊。”库尔特睁大眼睛:“以前玩雷的大伙又不是没见过,龙城这是蝎子拉屎独一份。老大,你知道现在玩雷有多火吗?弹珠卖脱销了,高爆雷也卖脱销。”

    宫峻低声道:“其他人玩归玩,老夏这是走火入魔啊。你们不知道,从前天看完直播开始,到现在两天没睡,啪啪啪没完没了。麻蛋,我睡他隔壁房,他没啪出毛病,我都快啪出毛病。”

    禹哲也有些吃惊:“这么严重?”

    库尔特也张大嘴,满脸吃惊。

    宫峻调整了下坐姿,严肃道:“我觉得吧,可能是上次复刻龙城干朴铉海那次失败,给老夏留下心理阴影。你们不觉得,从那次之后,老夏就怪怪的吗?这是魔怔了啊!”

    “好像是有点啊。”

    “有道理。”

    宫峻继续压低声音道:“这么下去,老夏早晚心理变态。咱们不能坐视不管。老大,丈量龙城的主意可是你出的!”

    宫峻一脸“你要负责”的神情,旁边的库尔特连连点头。

    禹哲张了张嘴想辩解,但是什么话都没说出口,还真是他的主意。他扭转脖子,看向角落里在那不停扔钢珠的,越看越觉得夏荣那张脸邪气得紧。

    不会真的出心理问题了吧。

    禹哲心里嘀咕,有点发毛。

    他们一群人,性情相投,大伙的感情不错,几个人都住一起。

    禹哲收回目光,看向宫峻:“你的鬼主意多,你说起这事儿,肯定有想法。”

    宫峻低声道:“我觉得这事有治标治本两个方法。治标嘛,很简单,别窝在家里。多去花天酒地什么的,给老夏打打岔,说不定他注意力就转了呢。”

    库尔特一脸狐疑地看着宫峻:“你这不会是给自己谋福利吧?”

    宫峻义正言辞道:“我是那样的人吗?”

    禹哲和库尔特异口同声:“是!”

    宫峻没好气道:“那我说说治本,更简单。老夏这魔怔,原因其实也很简单,就是觉得龙城不可战胜嘛,要不然疯狂模仿龙城干嘛?只需要有人打败龙城,这事就结了。龙城都输了,你说他还模仿个啥?”

    库尔特赞叹:“有道理啊,这算是盲从跟风吗?”

    “必须得算!”宫峻掷地有声,然后语气一转:“老大,这事就靠你了。”

    禹哲愣了一下,过了片刻,似笑非笑到:“你这是挖坑给我啊。”

    宫峻两手一摊,光棍气十足道:“老大,没办法,你自个说是不是你把老夏坑了,这不得捞他?”

    禹哲被噎住。

    库尔特来精神:“怎么搞?下战书?来个决战奉仁之巅!”

    啪,库尔特后脑勺挨了一巴掌,禹哲起身:“走,去装备中心。带老夏去玩几把对战,他就知道他学那玩雷,鸡肋没用得很。”

    宫峻严肃道:“我觉得开个趴体效果更好,我认识几个厉害的小姐姐,百炼钢也可化作绕指柔,老夏肯定吃不消。俗话说得好,温柔乡就是英雄冢,直接把老夏埋进去比啥都管用,他还有什么心情练什么扔雷……”

    禹哲起身:“今天社团考核,不准请假不准缺席。身为社长,我要检查一下你们水平有没有退步。”

    宫峻的表情僵住,库尔特朝他怒目而视。

    老大手下走一遭,不死也要脱层皮。

    装备中心,荒木神刀戴着雾化口罩,她的面部笼罩在一层淡淡的雾气之中,别人无法看穿。全身穿着黑色哑光的女式战甲,那是液态金属机器人变化的形态,主要是防止别人对她进行扫描。

    如今她信息几乎全都暴露出去。哪怕戴着雾化口罩,只需要对比她的身体数据,一样可以轻易认出她。

    她喜欢隐藏在阴影的角落,而不是像现在这般人尽皆知。

    路人偶尔目光扫过,都让她疑神疑鬼,是不是发现了她。

    荒木神刀来到全息网络中心,找了个舱位,坐进去之后,才把雾化口罩摘下,松一口气。

    戴上脑控仪,登录全息网络。

    这里是奉仁学生唯一能够和外界联系的地方。校内所有的区域,全都被屏蔽了全息网络,只有校内网,美其名曰封闭式管理。

    全息网络中心是校方资产,完全吻合了校方的宗旨和气质,一个字,贵!

    一个小时,两千块。

    平时荒木神刀根本就舍不得来,来了也就迅速挂断,肉疼。

    但是今天,她已经走投无路。蜃龟彻底报废,她需要一架全新的光甲,她捡漏的那些光甲性能太差。

    当她眼前出现一个慈眉善目头发雪白的老太太,她的眼泪刷地就下来了。

    老太太大吃一惊:“怎么了,刀刀?出什么事了?别哭别哭,和奶奶说,奶奶给你做主!”

    她太了解自己的孙女,性格要强叛逆,从来没见她哭过,那个心疼啊。

    “奶奶,我没钱了,呜呜呜呜……”

    “乖啊,刀刀不哭。没事,奶奶有。”

    啪,一条信息弹出。

    “尊敬的客户您好,您尾号0980账户转入金额100000000……”

    “奶奶……”

    “乖,没事,咱不哭!”

    啪,又有一条消息弹出。

    “尊敬的客户您好,您尾号0980账户转入金额1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