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奉仁之后,龙城反复被提醒不能杀人。

    陌生的训练营,陌生的规则,龙城始终在默默对抗内心的恐惧。

    他很害怕,害怕被杀,害怕杀人,害怕被赶出学校,害怕离开农场,害怕离开奶奶,害怕离开这么多年来的第一个家。

    在上个训练营,害怕被杀,他只需要杀死别人。为了不再杀人,为了逃出训练营,他杀光了所有人。

    但是在这里,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那些所谓的胜利,就像被吹起的肥皂泡,看上去很漂亮,风一吹却随时会破。

    害怕没有离开,反而在不断增大,他只能强自压制心中的害怕。龙城更加害怕,害怕自己无法压制内心的恐惧,他告诉自己,只需要坚持两年,坚持到自己名义上的“成年”。

    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坚持到那个时候。

    压抑的恐惧就像沉寂在他内心角落的huǒ yào桶,然而此刻,复苏的战斗记忆却是划亮的那根火柴,huǒ yào桶瞬间点爆,化作强烈的杀意。

    游戏舱内的龙城,浑身在微微战栗,他的脸色苍白,手脚冰凉。

    茉莉开始怀疑自己的智商。为什么以前自己就没发现,游戏还可以这样玩?

    半个小时,第一次玩游戏的老师竟然在最高难度的个人训练专项里坚持半个小时!

    真是……非人的存在!

    自己应该早就想到,老师这种一周要杀自己十次的家伙,完全没有半点怜香惜玉的杀戮机器,怎么会难么容易被难倒?

    等游戏结束,茉莉要告诉费米,他的猜测很有可能是真的,老师真的有可能是位兵王!

    这么一想,茉莉心中的沮丧就不翼而飞。

    尤其想到今天成功挡下老师一次攻击,茉莉顿时得意万分。能够挡住一次兵王的全力攻击,自己的进步真的很大呢。

    下次上课,茉莉要好好努力,争取挡下老师两次进攻!

    茉莉开始对下次上课充满期待。

    不过茉莉准备结束退出房间,基本上,老师第一次玩能到抵达这里,她已经觉得惊为天人。

    接下来的路程,任务难度会大幅度提升,出现的不仅仅是机械蜘蛛,还有各种无人机、重型无人战车。

    在茉莉的认知里,能够打到第二阶段的,已经能算得上高手。起码在茉莉以前的战队里,是绝对的高手。

    龙城一qiāng打下一架无人机,瞥了一眼,新敌人?

    而当他眼角余光扫到街道的尽头,一辆重型无人战车炮口已然对准他。没有任何迟疑,卫士光甲猛地侧转,左手的盾牌斜挡。

    铛!令人牙酸的撞击声,炮弹击中倾斜的盾面,就像打水漂的石片,方向一折,轰地没入不远处的大楼,轰然bào zhà升腾一团火光。

    茉莉眼睛都看直了,险些脱口而出“作弊”。

    怎么可能?盾牌怎么可能弹飞无人战车的重炮?

    如果不是她知道龙城是第一次玩游戏,她一定认为龙城作弊。老师当然不会作弊,毕竟钢铁脑子嘛。

    那只有一种可能,出bug了!肯定是游戏设计师在设计游戏的时候粗心大意,导致出现现实中根本不可能的错误。

    天啊,这种好事居然被自己遇到!

    茉莉激动起来,提交游戏bug,游戏公司都有奖金。

    哎呀呀!自己的小金库,又要增加了!茉莉现在恨不得游戏早点结束。

    挡下炮弹的龙城,心中杀意不减反增,卫士光甲身形一闪。

    轰,一声巨响,烟尘暴起,卫士光甲直接撞入街道的房屋之中。

    重型无人战车开始轰鸣,一道道橘色的火光在街道一侧的房屋升腾而起,无数碎石碎砖炸开,如同雨点般疯狂肆虐四周,整条街道笼罩在烟雾和火光之中。

    无人战车转动炮塔,四下搜寻龙城的声音。

    就在此时,一道银灰色身影从天而降,手中的训练长剑高高举起,然后消失不见。

    轰!

    比刚才炮击更加沉重的轰鸣,训练长剑就像烧红的铁刃砍在凝固的牛油上,没有受到任何阻碍一般,切开无人战车,深深没入地面。

    强烈的冲击波如同飓风横扫四周,掀起地面的碎石断砖,打在四周建筑上好似弹雨纷飞。地面出现蜘蛛网般的龟裂纹,向四周延伸。

    战车前,那架持剑的身影就仿佛钉入大地。

    茉莉目瞪口呆,她有些艰难地吞着口水。

    完了完了!出**ug了!

    这是重型战车啊,是按照重型光甲的标准来设计的,怎么可能被一架训练光甲一劈为二呢?

    斩开的战车冒着电火花,随时可能bào zhà。

    龙城没有闪避,刚才那一剑,酣畅淋漓,此时只觉得说不出的痛快,他想大吼一声。

    他没有吼,因为他注意到左侧巷子里出现好几辆无人战车。二话不说,抄起半边战车,猛地扭腰蹬地,吐气开声,几十吨重的半边战车,划出一道抛物线。

    无人战车想闪避,但是它们彼此的距离太近,巷子也难以展开,反而乱成一团。

    从天而降的半边战车准确砸中一辆战车,好似巨人抡起的重锤,被砸中的无人战车当场被砸瘪。

    处在bào zhà边缘的半边战车,受到强烈的冲击,立即引发bào zhà!

    轰!

    一团耀眼的红光升腾而起,紧接着又是一声巨响,一团比刚才更耀眼的火光绽放,是下面被砸中的战车被引爆。

    炽热鲜艳的火焰宛如怒放的红花,滚滚黑烟笼罩整个巷子,可见度极低。

    剩下两架战车慌忙后撤,它们要避开火焰,以免发生殉爆。

    一道银灰色的身影,悄无声息穿过妖异的红色火光和滚滚黑烟,就仿佛穿过幕布登上舞台。又像是来自地狱的死神,手中的训练长剑,就像死神手中收割生命的镰刀。

    卫士光甲身形一闪,接着在墙壁借力,瞬间就来到战车身旁。被近身的战车,就是案板上待宰的鱼。

    然而卫士做出一个出人意料的动作,它忽然把剑插在脚边,双掌抓住战车的炮管,硬生生把战车抡起来。

    像抡双手大锤,重重砸在那辆想逃跑的战车上。

    被砸中的战车猛地一沉,直接瘪了一半,而卫士手中的战车也彻底报废。

    茉莉面无人色,口干舌燥,艰难地吞了吞口水。

    那个……大家玩的是一个游戏吗?

    ***********************************************************

    Ps:哈哈哈哈哈,这周终于过完了!!!!